上合组织:乘风破浪行稳致远

  • 日期:12-05
  • 点击:(797)


开辟新的合作道路,不断获得新的动力

上海合作组织:乘风破浪,实现稳定的未来

在青岛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上,青岛街头随处可见迎接的标志 记者周杨明摄影

上海合作组织是世界上人口最多、地理覆盖面最广、潜力最大的综合性区域组织。 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将于6月举行,这是中国2018年的主要国内外交活动之一。 峰会前夕,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学院和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在北京联合发布了《乘风破浪 行稳致远:上海合作组织十七年进展评估》智库报告。 报告从上海合作组织的发展历程、发展动力和对中国的意义入手,深入分析了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就和当前面临的挑战,并就如何确保其稳定发展提出了建议。

高起点区域合作实践

上海合作组织是第一个解决边境问题的国际组织,第一个以中国城市命名的国际组织,也是21世纪建立的第一个新型区域合作组织 经过17年的发展,上海合作组织已经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面积最大的区域组织。 上海合作组织取得如此显着成果的原因与其成员国的共同努力密不可分。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学院和北京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联合发布的《乘风破浪 行稳致远:上海合作组织十七年进展评估》报告认为,上海合作组织的成立是成员国区域合作的一个高起点。 上海合作组织自成立以来,一直坚持“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追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这与传统对抗和零和博弈思维完全不同,体现了成员国超越传统区域合作模式的愿望。

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副所长王郭靖说,上海合作组织包括不同的社会制度、不同的文化类型和不同的发展水平。 上合组织的扩大,印度和巴基斯坦也加入其中,表明了上合组织成员包容和共同发展的意愿和宗旨,这可以说是“上海精神”的最佳体现

在“上海精神”的指引下,上海合作组织的发展具有示范意义,各成员国间的异质性从双边合作走向集体行动。 如果传统的区域合作组织,如欧盟、东盟和非洲联盟,提供了一种更同质国家合作的区域合作模式,上海合作组织就为国情差异巨大、发展水平极不平衡的国家之间的有效区域合作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 上海合作组织试图建立一种新型的国际组织来促进区域合作,预计这将为欧亚命运共同体的形成提供援助。

中国在上海合作组织的建立和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上海合作组织对中国也具有重要意义。 上海合作组织是中国参与中亚事务的唯一成熟稳定的多边合作机制。它也是中国促进欧亚地区经济合作的重要载体。上海合作组织的成立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中国对国际体系态度的转变,即从国际规则的参与者和接受者转变为建设者和贡献者。

“一带一路”建设为上海合作组织的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有利于推动区域经贸合作由双边向多边转变,从而增强上海合作组织的经济功能。上海合作组织还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一定的机制保障 建设“一带一路”需要依靠现有的合作机制,加强与相关国家的沟通,从而促进多边、双边和跨区域合作。 印巴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后,上合组织已成为推动中亚和南亚成员国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机构平台。上海合作组织的安全职能可以保护“一带一路”的建设

经济合作仍需加强

2017年,上海合作组织接纳印度和巴基斯坦为新成员,带来了如何消化扩张效应的问题,使上海合作组织的发展面临诸多挑战,特别是经济领域合作不力,成为上海合作组织发展的短板。 尽管近年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经济合作的范围、规模和深度不断扩大,但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经贸合作的有效性仍有待提高。 具体而言,上海合作组织多边经济合作的潜力尚未充分实现,经贸合作领域签署的一些协议尚未落实,在某些方面甚至陷入“文件落实文件”的模式。 此外,与上海合作组织发展相关的重大项目,如上海合作组织开发银行和上海合作组织自由贸易区,进展缓慢。

为什么会这样?报告作者、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教授曾洪翔表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经济发展的差异导致各方的认知和利益需求存在明显差异。成员国存在关注短期利益而忽视长期追求的问题。 中亚国家经济结构相对单一,经济基础相对薄弱,因此优先优化自身经济结构。这与建立上海合作组织自由贸易区等区域合作项目的目标有些不一致。结果是,短期双边经济和贸易合作协定更容易达成,长期区域合作协定难以签署。 从长远来看,上海合作组织的经济职能将更加侧重于具体问题,在建立长期区域经济合作机制方面将无法取得突破。

曾洪翔在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与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发展战略对接时表示,双方对接合作已进入从理念到行动、从规划到实施的新阶段。例如,“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和哈萨克斯坦“光明之路”计划对接取得初步成果,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的合作进入经贸合作协议谈判阶段 然而,在实现战略对接的过程中,上海合作组织自身缺乏融资平台、国家间的投资和贸易壁垒以及对接进程缓慢,都制约了上海合作组织与“一带一路”的协调发展

收集共识,谱写新篇章

上海合作组织自成立以来,始终坚持开放包容的原则,致力于促进成员国之间的经济和安全合作。其成员数量的增加为该组织的进一步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 在国际社会民粹主义、反全球化和反全球化抬头之际,上海合作组织是一支清洁的力量,有助于减少成员国之间互动的不确定性,维护地区稳定。 曾洪翔说,上海合作组织的持续发展对所有成员国来说都是机遇而不是挑战,对国际社会来说是福而不是威胁。 只要成员国能够凝聚共识,共同努力,上海合作组织就一定会取得进一步发展。

上海合作组织应站在一个全新的历史起点上,积极推进“三个联系”,即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与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的发展战略相衔接,推进上海合作组织公共产品供给与成员国具体需求之间的联系,推进区域经济发展与世界经济形势变化之间的有效联系 只有做好“三对接”工作,成员国才能因其持续的利益而提高对上海合作组织的认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才能展示其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价值

此外,上合组织应加强安全、政治、经济和人文交流这四个领域的合作。目前,在安全合作取得一定成效的同时,上合组织各成员国对经济合作的需求正日益突出,在今后的发展中需要补齐经济合作的短板,使之与安全合作齐头并进。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韩桦认为,在目前中亚因为上合组织存在而有比较良好的安全形势下,应该将安全的红利在经贸合作中予以充分释放和利用。

加大民心相通工作,增进成员国民众对上合组织的了解与认同,也是上合组织未来发展的重要任务。成员国的民意与社会基础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该国对上合组织的制度认同程度,这对中亚成员国尤其适用。一方面,上合组织需要完善人文合作的长效机制,扎实细致地推进人文合作,提高人文合作效率,以增进成员国民众之间的友好交往和相互沟通;另一方面,上合组织应强化民生类公众物品的供给,促进成员国民众福利水平的提高。唯有夯实成员国的民意基础和社会基础,上合组织才能获得不竭的发展动力。

各成员国对上合组织所做的战略投入和制度认同,为上合组织提供了持续动力,有效保障了组织的开放性和成员国所属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未来,通过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和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上合组织也将获得新的发展动力,进而实现自身的巩固、发展和超越。(记者 周明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