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岁老兵终于找到“老部队”,面对“战友”他的视线模糊了

  • 日期:09-23
  • 点击:(1125)


77岁的老人赵炳文是通州区汇家乡富果庄村的一名村民。当北京晚报记者看到他时,他刚从山西大同回来。当他是一名士兵时,有一支旧军队。那些日夜共同生活的同志们是耶路撒冷烈士的雕像。

五年来,在每年烈士阵亡将士纪念日之前,他必须回到旧军队,向老同志致敬。这一次,他将过去几年收到的所有1万元捐赠给了烈士纪念馆。

记住老同志

1962年,20岁的赵秉文参军,成为第69军某炮兵公司的新兵。在军队中,他遇到了谢老,谢老是比他大2岁的老将。他们俩都是扒手。每日任务是驱动动物运送贝壳。到了晚上,两人经常一起学习和交谈。 “他对我影响很大。他还给我发了一本书。这本书教我们为人民做更多的事情。”赵秉文陷入了记忆。

1963年8月,一场暴雨横扫河北的许多地方。 7日,谢辰前往义县东高石庄抗洪。一天一夜,他和他的战友救出了450多名被困人员,并转移了2000多人和大量集体财产。

8日清晨,当谢辰回到村里为群众寻找保暖衣物时,山洪突然传来。谢辰并没有自己逃脱,而是跑到公司去告知战友,结果被冲进急流。在洪水中,谢辰首先拯救了一名成员的女儿。当她救出另一名掉入水中的女孩时,她被猛烈的暴力暴力所吞噬。她才23岁。 1964年,国防部追逐谢辰的“爱民模范”荣誉称号,并将谢辰的前班称为“谢辰班”。

失去战友的赵炳文情绪低落。当他看到那个忍受失去儿子痛苦的父亲送他的第二个儿子担任士兵时,他决定以谢辰的精神执行“为人民服务”的誓言。

服役期间,赵丙文把省吃俭用的一百多元钱捐赠给灾区群众;救灾中他右手的无名指被砸断一个关节,但他从未申请伤残证明。 5年军旅生活,他每年都会获得优秀士兵称号,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寻找老部队

1968年退役回乡后,赵丙文在村里负责民兵和治保工作,一干就是几十年。临近暮年,他回想起当兵的日子,开始想念自己的战友,他们都在哪儿?现在怎么样了?

2015 年,已经72岁的赵丙文在儿子的陪同下来到当年部队所在地山西大同寻迹。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居然找到了“谢臣连”。当部队领导看了赵丙文的退役证后,将他迎进部队,请他参观了“谢臣连”。在小礼堂里,一座半身雕像出现在赵丙文眼前,他的视线模糊了 那是谢臣烈士。赵丙文挺直腰板,向老战友的雕像庄重地敬了个军礼。

在小小的纪念馆里,老赵看到了谢臣的生前用品,包括被子、腰带、军帽、帽徽,唯独缺少一对儿红领章。回到北京后,他将自己保存了近50年的领章,通过通州区武装部转给了谢臣生前所在的部队,好让老战友的纪念品更完整。

传承老兵情

军旅生活为赵丙文留下了深厚的爱民、为民的精神财富,退休以后,他参加了村里的义务巡逻队,到今年已经有19年了。去年,他荣获了“2018年北京榜样”的提名 ;今年初,又收到了“2018通州榜样”的提名证书。

今年,他带着自己的榜样故事,将北京榜样的精神传到“谢臣连”。与此同时,他还捐给纪念馆1万元钱,专门作为纪念谢臣烈士的活动经费。这1万元是近5年来各级政府对老兵的补助。赵丙文说,这是一个有着55年党龄的老兵对党、对国家、对战友的一点心意。

部队特意向村党支部发来感谢信,信中写到:“老班长的行为为我们建连、铸魂、育人树立了鲜活的榜样和典型,也为我们继续开展爱民助民活动、深入培塑官兵灵魂增添了更多的动力和支持。”

可在赵丙文眼里,自己这样做的理由很简单:“我是个退役老兵,我没有忘记我的部队,也不想让老战友的故事沉寂。 ”

人脸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