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赞 | 好功夫!向人间播撒绿意

  • 日期:08-21
  • 点击:(847)


  ZY7OqH5nRcoNKHhVzafkkro20cbkbebpNSpGHYEjRe2Lm1565103091442.jpg

  装载草籽的直升机在进行作业前的准备工作

  伴随着卷起的狂风与轰鸣,直升机冲上云霄,朝着山尖急速飞去。这里是位于阿拉善盟阿左旗的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进入盛夏,多架次填装好草籽的直升机密集作业,计划利用最后的有利时间将草籽播撒在更广泛的地区,增强飞播成效。

  JhuzQejftq3=g=p2JnoYrZxROKVoy4atASTKVt=EouaAk1565103091442.jpg

  飞播作业进行中

  “每年的春夏两季是飞播的黄金时期,特别是降雨量多的7、8月份,我们这两年飞播的草籽主要是披肩草、冰草,效果都不错,”内蒙古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孙萍谈到,“但是从2018年开始,我们发现贺兰山有一个草种为中亚紫菀木,它比较适合在石头地里生长。矿区覆土后土层不是很厚,通过补播、点播中亚紫菀木,植被恢复的效果会更佳。”

  LNvdSwij=FB4DMDkmT9QeMNuVl4yrxaaLtI0I9MApY9Xf1565103091439compressflag.jpg

  绿意盎然

件普遍较差,污染了周边环境,持续健康发展的保护区受到严重威胁。“2016年,贺兰山生态保护专项行动开始实施,等到采煤设备被拆卸运走后,山体裸漏出来,当时的情景基本上是满目疮痍,没有半点儿生机。”孙萍说。

  如今,驱车向丰源五矿治理区的制高点进发,两旁的道路已有不少的绿植,裸漏泛黑的山体也被自然的土壤所覆盖。孙局长一边观察这些草种,一边说到,“这些都是去年和前年飞播的草种,长势不错。有些飞播效果不好的地方,我们就采用人工的点播,主要以中亚紫菀木、冰草、二色补血草等本土植物种为主。”

  du8iFycubfFEKYm=c=USga9zQG9=m7dtRuZBKZRQoNur=1565103107620compressflag.jpg

  即使在远处,平台上的绿植仍清晰可见

  为了进一步提升巩固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环境整治成果,今年贺兰山保护区内已完成人工撒播草籽1500亩,并计划在去年飞播区域基础上再进行补播1万亩,做到治理区飞播草籽全覆盖,达到护坡固土、绿化边坡、增加生态功能的作用。

  t6=lMAztSwqr0TlVOsrus5GGr4G0FHFQcmqeMO4DTjweS1565103107620compressflag.jpg

  飞播的草籽渐渐为大地披上绿装

生物治沙“锁边”带,有效阻挡了两大沙漠的前移蔓延,形成了“绿带锁黄龙”的壮丽景观。

  在飞播造林上,阿拉善人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但它在这里的诞生和最终走向实用却走过了一段不寻常的道路。

  vwQJE7xKszHD8wf5A4=85neuFeS97naNLCwSOxsVgTuUF1565103112259compressflag.jpg

  生态的恢复让保护区里的动植物种类越来越丰富

  早在从1984年,阿左旗就在腾格里、乌兰布和沙漠边缘开展飞播治沙科学试验,利用8年时间采取边试验边生产的方式获得成功。这一成果打破了国际学术界“年降水量200毫米以下属飞播禁区”的论断。

  “在过去的飞播工作中,造林地的确定、飞播带的布控、围栏的拉设等,都是林业人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引导飞机作业,采用照镜子、摇红旗、烧轮胎等手段进行导航……极大的耗费人力物力,”阿拉善左旗林业工作站站长刘宏义说。

  针对这些难题,阿拉善林业工作者创造性的将GPS技术运用到飞机的导航、面积的测定、飞播带的布控、成苗的调查等外业工作中,改善工作环境的同时,也降低了成本。同时,技术团队还开展了攻克中高大沙丘、种子丸粒化、物种多样性、多种沙障技术等试验,为提高飞播治沙成效寻求技术支撑。

  技术的实践最终造就了理论的突破,以“适地、适种、适时、适量、封禁”为主要特征的理论成果被总结出来,给周边地区生态环境的改善和生态旅游产业发展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

完整的飞播治沙锁边带,沙漠前侵的势头将得到根本遏制。

  ZY7OqH5nRcoNKHhVzafkkro20cbkbebpNSpGHYEjRe2Lm1565103091442.jpg

  装载草籽的直升机在进行作业前的准备工作

  伴随着卷起的狂风与轰鸣,直升机冲上云霄,朝着山尖急速飞去。这里是位于阿拉善盟阿左旗的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进入盛夏,多架次填装好草籽的直升机密集作业,计划利用最后的有利时间将草籽播撒在更广泛的地区,增强飞播成效。

  JhuzQejftq3=g=p2JnoYrZxROKVoy4atASTKVt=EouaAk1565103091442.jpg

  飞播作业进行中

  “每年的春夏两季是飞播的黄金时期,特别是降雨量多的7、8月份,我们这两年飞播的草籽主要是披肩草、冰草,效果都不错,”内蒙古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孙萍谈到,“但是从2018年开始,我们发现贺兰山有一个草种为中亚紫菀木,它比较适合在石头地里生长。矿区覆土后土层不是很厚,通过补播、点播中亚紫菀木,植被恢复的效果会更佳。”

  LNvdSwij=FB4DMDkmT9QeMNuVl4yrxaaLtI0I9MApY9Xf1565103091439compressflag.jpg

  绿意盎然

件普遍较差,污染了周边环境,持续健康发展的保护区受到严重威胁。“2016年,贺兰山生态保护专项行动开始实施,等到采煤设备被拆卸运走后,山体裸漏出来,当时的情景基本上是满目疮痍,没有半点儿生机。”孙萍说。

  如今,驱车向丰源五矿治理区的制高点进发,两旁的道路已有不少的绿植,裸漏泛黑的山体也被自然的土壤所覆盖。孙局长一边观察这些草种,一边说到,“这些都是去年和前年飞播的草种,长势不错。有些飞播效果不好的地方,我们就采用人工的点播,主要以中亚紫菀木、冰草、二色补血草等本土植物种为主。”

  du8iFycubfFEKYm=c=USga9zQG9=m7dtRuZBKZRQoNur=1565103107620compressflag.jpg

  即使在远处,平台上的绿植仍清晰可见

  为了进一步提升巩固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环境整治成果,今年贺兰山保护区内已完成人工撒播草籽1500亩,并计划在去年飞播区域基础上再进行补播1万亩,做到治理区飞播草籽全覆盖,达到护坡固土、绿化边坡、增加生态功能的作用。

  t6=lMAztSwqr0TlVOsrus5GGr4G0FHFQcmqeMO4DTjweS1565103107620compressflag.jpg

  飞播的草籽渐渐为大地披上绿装

生物治沙“锁边”带,有效阻挡了两大沙漠的前移蔓延,形成了“绿带锁黄龙”的壮丽景观。

  在飞播造林上,阿拉善人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但它在这里的诞生和最终走向实用却走过了一段不寻常的道路。

  vwQJE7xKszHD8wf5A4=85neuFeS97naNLCwSOxsVgTuUF1565103112259compressflag.jpg

  生态的恢复让保护区里的动植物种类越来越丰富

  早在从1984年,阿左旗就在腾格里、乌兰布和沙漠边缘开展飞播治沙科学试验,利用8年时间采取边试验边生产的方式获得成功。这一成果打破了国际学术界“年降水量200毫米以下属飞播禁区”的论断。

  “在过去的飞播工作中,造林地的确定、飞播带的布控、围栏的拉设等,都是林业人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引导飞机作业,采用照镜子、摇红旗、烧轮胎等手段进行导航……极大的耗费人力物力,”阿拉善左旗林业工作站站长刘宏义说。

  针对这些难题,阿拉善林业工作者创造性的将GPS技术运用到飞机的导航、面积的测定、飞播带的布控、成苗的调查等外业工作中,改善工作环境的同时,也降低了成本。同时,技术团队还开展了攻克中高大沙丘、种子丸粒化、物种多样性、多种沙障技术等试验,为提高飞播治沙成效寻求技术支撑。

  技术的实践最终造就了理论的突破,以“适地、适种、适时、适量、封禁”为主要特征的理论成果被总结出来,给周边地区生态环境的改善和生态旅游产业发展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

完整的飞播治沙锁边带,沙漠前侵的势头将得到根本遏制。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