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筑师巴黎圣母院建筑竞赛夺冠?实为民间竞赛|巴黎圣母院

  • 日期:08-17
  • 点击:(1323)


?

Notre Dame Folk Restoration Program中国在90后获得冠军

4604-iaxiufn6355011.png

最近,两位中国90后建筑师设计的巴黎心跳(Paris Heartbeat)计划赢得了巴黎圣母院屋顶建筑竞赛的冠军。

虽然此次活动尚未正式举行,但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王海松评论说:“'巴黎心跳'设计的设计师并不认为火是疤痕,而是新的起点,考虑到历史和新技术。它也符合法国人的浪漫气质。“

8月6日,互联网上播放了“中国建筑师圣母大厦竞赛胜利”的视频。视频显示,由两位中国建筑师设计的巴黎心跳获得了巴黎圣母院屋顶建筑竞赛的称号,该竞赛从56个国家的226个项目中脱颖而出。

事实上,这场名为“人民圣母院设计大赛”的比赛由美国一家创意图书出版公司主办,只是一场民间比赛。

8月6日晚,SOM建筑设计公司蔡泽宇和李思贞的设计师“Paris Heartbeat”的设计师表示,比赛不是法国的官方组织。冠军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计划将成为最终的恢复计划。

李思贞出生于1994年,北京。蔡泽宇1992年出生于杭州。这两个人在美国康奈尔大学学习建筑,现在在美国的SOM建筑师事务所工作了两年多。

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重生

新京报:您为什么要参加圣母修复大赛?

蔡泽宇:我们都去过巴黎圣母院。我认为无论是建筑建筑还是普通人,它都会被其宏大的神圣感所震撼。在巴黎圣母院大火的那天,我醒来时看到了早上的视频。我感到非常抱歉。巴黎圣母院不仅是法国,也是全人类的文明。作为一名建筑师,我们也希望做出一点贡献。

新京报:介绍你的计划。

蔡泽宇:我们想以更现代或更新的方式构思我们的计划。这项工作包括三个主要部分:一个水晶屋顶,映射历史悠久的巴黎城市,城市本身不断变化,巴黎圣母院也可以在每个时刻呈现一个新面貌;

玻璃尖顶,明亮的玻璃营造出五彩缤纷的光芒,内部是世界万花筒,双螺旋结构带来独特的光影,使巴黎圣母院有一个浪漫而理性的玫瑰窗作为一种艺术。重新呈现感觉和技术感的方式;

尖塔的顶部有一个悬浮的“时间胶囊”装置,每半个世纪开放一次,以保留过去的记忆,同时为未来留出足够的空间。这种基于磁悬浮技术的设备在顶点有节奏地漂浮,象征着巴黎的起伏,因此我们的节目被称为“巴黎心跳”。

新京报:您的设计灵感来自哪里?

李思贞:我们不断了解巴黎圣母院的历史和文化,并从中获得了很多灵感。例如,城市万花筒的设计是我们仔细研究了Notre Dame的玫瑰窗,然后将其转移到建筑语言中。

蔡泽宇:我们检查了很多信息。最早的巴黎圣母院是什么,前法国设计师在火灾后重新设计了它的尖顶,它的几何形状和屋顶的结构,整个巴黎圣母院在垂直部分,我们实际上有研究。

新京报:您的计划与巴黎圣母院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蔡泽宇:事实上,每个部分都有一个典故。例如,城市万花筒对应于原始的玫瑰窗。形状,颜色和整体构成均来自。尖塔还研究了由原法国设计师设计的塔楼,然后使用更现代的建筑词汇进行翻译。法国巴黎本身很浪漫,我们希望通过“巴黎心跳”的浪漫主题呼应整个城市的氛围。

新京报:您希望通过设计方案传达哪些想法?

李思贞:我们一直把Notre Dame设计为生活,我希望告诉每个人它的故事,让它在这个时刻继续生活。这个城市一直在变化,巴黎圣母院也在与城市一起成长。

蔡泽宇:巴黎圣母院有800多年的历史。在此之前,它实际上已经过热,后来又被修复了。因此,我认为尖顶的崩溃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重生的机会。

新京报:关于维修有两种意见,一种是修理原样,另一种是能够进行一些新的设计。你怎么看?

蔡泽宇:我个人认为维修巴黎圣母院是件好事,因为它是世界遗产,但如果可以用一些更新的方式来解释,它可能会创造一个新的历史。

李思贞:我认为这不仅仅是建筑类本身的问题。巴黎圣母院的未来生活实际上包含在这个时代,它包含在各个方向的人们的意志中,最终导致结果。

我希望公众对建筑有更多的热情

新京报:比赛规则是什么?

蔡泽宇:规则比较简单。设计师需要提供三张图片,一张是人的视角,一张是鸟瞰图,另一张是体验图。简而言之,您想要表达的概念没有任何其他限制。让设计师能够运用他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参与者将计划上传至指定网站,截止日期为6月30日,然后是一个月的公众投票时间。

李思贞:在最终审核过程中,除了一般公众投票外,还有一些专业评委会发表意见,最终得到更全面的评价结果。我们不了解特定组织的内部情况。

新京报:你最终获得了多少票?

蔡泽宇:最终的结果是投票和评委意见的结合。最终的投票数没有公布。

新京报:您是参加公司还是个人?

李思贞:我们不代表公司,主要是我们对我们更感兴趣。 6月初,我们看到了比赛的消息。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利用周末和下班时间来构思,绘制,塑造和渲染设计。

新京报:你什么时候知道你赢得了冠军?

蔡泽宇:两天前,组织者GoArchitect的CEO给我们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他们在网站上发布了结果。

新京报:参加本次比赛对你有什么意义?

蔡泽宇:我们也比较年轻。作为一名年轻的建筑师,能够在世界舞台上发言是对我们的极大鼓励。这种经历将为我们未来的建筑事业带来良好的灵感。

李思贞:Notre Dame翻新大赛也是公众对建筑热情更高的好机会。我希望中国的相关文化活动能够更多,让更多人了解这些建筑的历史和故事。

新京报:你想让你的作品参与后续的重建吗?

蔡泽宇:作为个人,我们非常希望我们的思想和灵感能够帮助最终的重建工作,但最终,如何重建它取决于法国政府和法国人民自己的决定。

李思贞:我认为巴黎圣母院将历史,现在和未来联系在一起。它是连接世界的媒介。我们可以让公众继续通过建筑师的语言来关注这个问题,即使它不能真正成为最终的恢复计划。这件事也值得。

新京报:您会继续修改和改进这个计划吗?

李思贞: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可能会有新的灵感,我们将继续保持对圣母院修复的关注和热情。

新京报记者向凯

法国巴黎圣母院的火灾,昨晚,0808

主编:于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