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成生物学面临安全挑战 专家提出“中国方案”

  • 日期:08-16
  • 点击:(1545)


?

合成生物学面临安全挑战专家提出“中国计划”

今天的观点

近日,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与中国天津大学生物安全战略中心联合主办了“双轨谈话”,题为“中美合成生物学面临的挑战”在华盛顿特区,来自中国和美国的技术,政策,法律和管理专家齐聚一堂,讨论处理合成生物学中安全风险的策略。

合成生物学正在挑战生物安全

合成生物学是21世纪出现的一门新兴学科。它主要通过基因合成,编辑和网络调控等新技术创造新的生物,或改造现有的生物。 2014年,美国国防部将其列为21世纪优先发展的六大颠覆性技术之一。

目前,合成生物学在生物能源,生物材料,医疗技术等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探索了生命的本质。然而,越来越多的专家开始关注使用和滥用技术的技术挑战。

“首先是研究人员使用合成生物学技术带来的安全风险。”天津大学生物安全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张维文教授在接受“科技日报”采访时说,滥用有三个原因:一个是合而为一在新技术发展的早期阶段,研究人员往往因为盲目追求预期的结果而勉强维持生计并追求他们的问题。其次,研究人员仍无法准确预测合成生物学技术的潜在风险和未知后果。第三,合成生物学是新兴技术。其技术发展往往领先于行政监督和法律规范的过程。

“其次,滥用合成生物技术进行恐怖袭击的可能性正在增加。”张伟文教授表示,虽然这种可能性仍在讨论中,但随着技术的成熟,其技术门槛和经济成本将变得越来越低。 2017年,由加拿大病毒学家David Evans领导的团队仅花费了10万美元来合成天花病毒的近亲。 “这表明,在合成生物学的时代,完全有可能根据互联网上的公共信息合成致命的病毒。传统的控制措施依赖于锁定在保险柜中的病毒株,难以应对由此带来的变化。新技术。”说。

记者了解到,2018年6月,美国国家科学院(NSF)专门评估了合成生物学可能产生的生物安全威胁,并发表了《合成生物学时代的生物防御》报告。该报告指出,滥用可用于生产生物武器的合成生物技术将对公共和军事行动构成巨大威胁。该报告建议美国军方和其他机构建立合成生物技术和能力评估框架,探索更灵活的生物防御战略,并加强军事和民用基础设施,以应对潜在的生物攻击。

如何应对“升级的”生物安全威胁

“首先,我们必须加强国家生物安全顶级设计。”张维文认为,以合成生物为代表的新生物技术的安全挑战需要立足于中国的实际国情,形成国家级的整体布局和科学性。规划;应加强政府和学术界。工业与工业之间的沟通,制定与国家安全有关的生物安全需求的学术研究计划和成果转化目标;国家可以设立负责技术生物安全的专门责任部门,全面协调其应用和生物安全工作。

“其次,我们将及时制定和完善我国的生物安全法律和政策。”张维文说,中国已经形成了生物恐怖主义和生物防御,传染病防治,实验室生物安全,应变文化保护管理和生物操作技术管理。一系列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未来,立法步伐《生物安全法》将进一步加快,现有的政策法规将根据合成生物学的进一步发展进行修订,以阻止生物安全防御中的隐患和漏洞。

“同时,我们应该关注人员培训和学科建设等整体生物安全教育布局。”张维文补充说,新技术应用带来的生物安全是一个新兴的交叉领域。相关人才必须熟悉生物技术并了解国内和国际法律。规则。在中国从事生物安全战略和技术研究的人才仍然非常稀缺,而且学科尚未形成一个系统。中国应尽快建立生物安全独立学科,建立硕士,博士,培养专业人才,布局相关领域的高端智库,鼓励专业人员参与生物安全能力建设,重视科普宣传,并使用新媒体。学术报告,专题活动和其他形式,以促进生物安全科普的推广。

“最后,中国应该深入参与全球科技治理,并在制定新的国际生物安全规则方面发表中国代言人。”张维文强调,目前,美国,英国和欧盟及相关国际组织正在讨论合成生物学时代生物安全规则的发展。中国应组建一支由外交,军事,科技,法律等各领域专家组成的专业队伍,积极参与国际立法和磋商,继续表达和树立负责任大国的良好国际形象。

例》的修订,并起草了联合国《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第八次缔约国审议大会。工作文件“生物科学家行为准则(模板)”,作为中国政府的提议,得到了世界各国的广泛接受和支持。

(技术日报,北京,8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