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仇加旧恨!日韩贸易“战火”蔓延至WTO 冲突长期化趋势不可逆转

  • 日期:09-30
  • 点击:(883)


?

摘要

[新仇恨加上旧仇恨!日韩贸易“战争”蔓延至WTO冲突的长期趋势不可逆转]当地时间11日,韩国政府针对日本发表声明,理由是日本的出口管理法规违反了WTO协议,指出日本违反了《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第1条和第11条,日本对韩国的出口限制是“出于政治动机”,仅是为了对付以前的劳工问题。 (一财)

旧的仇恨并没有消失,新的仇恨已经到来。

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对日本进行的为期四年的反倾销案败诉后,韩国的反手又一次将日本带入了WTO,加上日本新集团的安倍内阁。 “林立,日韩之间的贸易对抗具有不可逆转的长期趋势。

当地时间11日,韩国政府发表声明,起诉日本违反《日本出口管理条例》中的WTO协议,指出日本违反了《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的第1条和第11条,日本韩国的出口限制基于“政治动机”,仅是为了报复以前的劳工问题。

但是,截至12月12日晚,第一财务记者再次咨询了WTO内部文件系统,但仍未看到韩国提交的诉讼申请文件。

应该指出的是,通常WTO从磋商到最终最终裁决将花费两年以上的时间。目前,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下的上诉机构(即最终裁决机构)可能在今年年中停止。 WTO的战斗将如何结束?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所研究员杨荣振指出,第一位财经记者指出,日本和韩国在贸易争端中并未完全限制产品出口半导体原料。进口优惠的“白名单状态”,因此,“韩国的WTO诉讼可以接受,但仍然有可能打上问号。”

新仇恨来临

对于日本来说,赢得“日本向日本出口日本的天然气阀门反倾销税”的案件(以下简称“ DS504”案件)在当年是一个不错的转机。

在此之前,日本在4月中旬意外地输掉了日本和韩国在福岛进口水产品的诉讼。由于WTO专家组裁定朝鲜方面违反了初步裁定中的规定,因此推翻了专家组在最终裁定中的判决,并更改了判决以支持朝鲜方面对日本的水产品施加进口禁令,例如作为福岛,以及日本的统治和反对。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当时很少生气,并表示日本官员应对“轻敌”负责。

WTO作出有利于日方的判决。在DS504案例中,重点产品是用于控制压缩空气流量的空气阀,该阀在工厂的生产线上使用。 2015年,韩方认为日本公司以不当的低价出口了燃气阀,给韩国公司造成了损失。自2015年8月起,征收的关税在11.66%至22.77%之间。

日本预计,到2020年8月,这一关税负担将总计约为23亿日元(1.52亿元人民币)。日本于2016年对WTO提起诉讼。2019年9月10日,WTO上诉机构做出最终裁决,裁定韩国违反了该规则。

日本经济产业大臣史庚弘成迅速宣布日方胜诉,并表示“要求韩国诚实,及时地纠正与《 WTO协定》不符的措施。”如果韩国拒绝更正,日方可以采取对策,例如对不限于气阀的韩国产品征收关税。

但是,韩国媒体并不这样看。就上诉机构的报告本身而言,许多韩国媒体认为,韩国赢得了多数议论。

第一财经日报的记者也做出了判决。在这份报告中,上诉机构的确做出了不同的判断,即在推翻日本某些诉讼要求的同时,它也做出了韩国在WTO中的举动。反倾销原则的最终判决不符。

韩国是否需要立即撤销反倾销税?

杨荣振在接受《第一财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世贸组织是一个国际组织,受政府约束,而不是直接由企业管辖。现在,世贸组织调查发现,韩国违反了韩国的规则。征税过程中,但韩国必须修改相应的条款。该条款应遵守国内程序,而不是说韩国将立即修改WTO决定。”

杨荣珍补充说:“在正常情况下,国家有一定时间来执行WTO裁决。最长期限为15个月。因此,如果韩国想根据反补贴结果修改国内程序,倾销调查,它将与日本进行谈判。在时限内,您可以在此之前完成裁定。”

那么,如果韩国拒绝纠正,日本可以对韩国采取报复措施吗?杨荣振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根据世贸组织的规定,成员不得直接和单方面采取报复措施。他们必须通过一系列程序来实施。例如,在反倾销方面,韩国和日本商定在8个月内执行该裁决,只有在8个月届满后,如果韩国不作修改或日本认为修改结果不符合要求,日本才可以采取适当行动。日本的报复措施需要获得世界贸易组织的批准,否则不符合世贸组织规则。

日韩之间的长期贸易冲突

WTO判决是在日韩之间发生贸易冲突的敏感时刻作出的。

正如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刘向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的:“对单个事件来说,WTO对反倾销或反补贴的‘双反调查’花费三年多的时间是很正常的,但这次裁决正好赶上了贸易摩擦的当口,这对已经僵持不下的日韩经贸关系无疑会产生影响。”

如前所述,韩国政府目前提出,日本从7月起限制三种半导体关键原材料对韩出口,是出于政治原因影响贸易,违反了WTO规则,因此也拟将日本起诉至WTO上诉机构。

按照WTO 的程序,起诉意味着磋商的开始。通常如双方在60天磋商期中无法取得进展的话,则诉讼方可以要求WTO进行初审,随后从一审到终审,大概要花两年时间,这意味着日韩针在半导体材料出口限制方面的冲突正式进入WTO框架内,且呈现长期化趋势,并有报复和反报复关税的可能性。

杨荣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WTO的程序是,成员方(比如日本)可以在第一次提起诉讼时表示反对,那么WTO当时可以不受理,但第二次提起诉讼的时候,日本就没有权利否定了。”

这场潜在的贸易官司,韩国胜算几何呢?杨荣珍分析称,日本主打的国家安全牌在WTO诉讼中非常有效。她称:“实际上,虽然WTO倡导自由贸易,希望各国对贸易减少限制,但是其中也存在例外,比如WTO《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的第21条,我们称之为‘安全例外’,讲的就是国家安全问题。”

“比如某一国家认为如果不采取措施会危及国家安全,那么它有权这么做。”杨荣珍进一步解释称,“现在以国家安全为由(打赢)的案例此前还没有。也就是说,WTO在第21条安全例外条款的适用上是相对宽松的,因为各国有保护自身安全的主权,所以如果打国家安全的牌,一般来说WTO是不太干涉的。”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DF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