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中国青年理想城TOP 100榜单首次出炉 大数据描绘城市青和力

  • 日期:09-19
  • 点击:(1030)


  城市对年轻人的渴望从来没有如此急切。自2016年以来,越来越多城市围绕落户、住房和就业发布宽松政策,想要吸引更多年轻人。新增人口数量也成为许多政府年末总结成绩时的重要指标。

  年轻人确实很重要。诸多大城市的成功经验表明,正是高密度人口所带来的人际交流与多元文化碰撞,让城市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引擎。于是,新的问题出现了,哪些城市才真正适合年轻人?

  为了回答这个疑问,DT财经在上海发布了《2019中国青年理想城报告》(下称《报告》),用“青和力”来指代一座城市吸引年轻人的能力,借助来自于25家互联网公司和数据机构的大数据,通过8个一级指标、25个二级指标、70个三级指标,对城市青和力进行量化评估。

  由马斯洛提出的需求金字塔得到启发,DT财经认为城市青年需求也存在类似的金字塔逻辑,衡量城市青和力的标尺也能一一与之对应。

  金字塔底层的基础需求对应生存问题,这与城市经济发展情况、工作机会、收入和消费水平等与谋生相关的条件密切相关;第二层的需求对应生活问题,便捷、舒适的城市生活,实际上是由居住便利度、商业资源偏好和环境友好度等方面共同构成;而第三层的需求对应精神生活问题,年轻人基于情感认同、自我成长和创造力培养等方面的诉求,将对更加开放、进取和创新的城市氛围产生憧憬。

  综合考虑了人口、消费、GDP、产业结构等因素后,DT财经围绕城市青和力发展指数的几个层次,将100座城市纳入本次测评(城市挑选范围为除港澳台外的中国内地城市),最终,青和力排在前15名的城市依次是: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杭州、成都、武汉、南京、重庆、苏州、长沙、西安、东莞、天津、郑州。

  虽然《报告》仍然以城市排名的方式呈现结果,但DT财经认为,相比干巴巴的得分,城市在不同指标偏重上表现出的特色,才是影响青年人决定的关键。城市的综合经济指标、规模大小等实力固然不可忽视,但其开放与包容的城市商业与文化氛围,也在发挥同等重要的作用。

  所以,除了排名,DT财经在《报告》中还突出了三大内容,包括:1。城市的直接对比;2。地区之间的城市群对垒;3。小城市的突围。

  1。中国版“双城记”

  年轻人如何在同量级城市间做出选择

  青和力排进前15名,就算是在广泛概念里更适合年轻人居住的理想城市。DT财经按照青和力发展指数高低,将这15座城市进一步分为5个分位档,它们依次是:①北京、上海;②深圳、广州;③杭州、成都;④武汉、南京、重庆、苏州;⑤长沙、西安、东莞、天津、郑州。

  各档位间有一定差距,但同档位城市综合实力相差无几。面对这些就算在青和力排名中也“形影不离”的城市,年轻人该如何做出选择?

  这些城市虽然得分相近,很难说出谁更强势,但它们的细分指标表现各有所长,城市的特色也在数据中一一展现,年轻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需求,选择跟自己更默契的那一个。

  举个例子,上海跟北京总分几乎相同,但上海在居住便利度、自我成长氛围、生活新鲜感等软实力方面领先,而北京在城市发展能级和工作机会含金量等硬核指标上表现更出色,可以用“工作是为了生活”和“活着是为了工作”来形容在两座城市不同的状态。又比如,杭州和成都,这两座近年来备受瞩目的非一线城市,也在通过迥乎不同的特色吸引着年轻人。城市青和力的各项指标显示,杭州在互联网等前沿产业的蓬勃发展带动下,通过更高的工作机会含金量吸引着外来人才,而成都突出的商业资源偏好和城市氛围让不少年轻人动心。类似的故事也在深圳和广州、南京与苏州之间上演,《报告》对它们都进行了详细的对比分析。

  来自于同档位城市间的龙争虎斗能让它们更加突出自身特点,不同气质的城市,也将会在不同诉求的年轻人群体中展现出迥异的吸引力。

  2。地区之间的城市群对垒

  是年轻人选择城市的大前提

  随着城市越来越成熟,未来将更多出现组团竞争,而年轻人选择一座城市,很大程度上也是拥抱了整个地区的资源。所以,DT财经还重点从地区的角度进行了城市群分析。

  从省份分布来看,在排名前50的城市当中,广东、江苏和浙江各自贡献7座城市。优质的城市群让华东地区和华南地区在年轻人的争夺中占得先机。

  华东地区在百城当中相当强势地占据42席。这42座城市中,排在百强榜前20的有7座,排在21~40名的有12座,41~60位的11座,其余的12市也均匀地排在61~100位。

  这样的表现让年轻人在固定区域里获得了大量的优质选择——多个城市均匀地分布在各个排名段,年轻人可以就近选择更高阶的城市继续追求事业,或是在相邻的城市安于生活。

  广阔的中部地区近年在网红语境下有些低调,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在青和力排名中失语。西南地区靠着成都(第6)、重庆(第9)和昆明(第24)撑起场面,中部地区的武汉(第7)、长沙(第11)和郑州(第15)也绝对称得上是“青年理想城”。

  但《报告》也发现,尽管西南、华中和华北地区都不缺乏明星城市,但这些地区的资源过于集中在头部,其他城市的青和力发展指数排名多在榜单的后半段。这种明显的断层现象,让生活在这些区域的年轻人缺少了在区域内就近“退而求其次”的机会。

  以西南地区为例,在头部城市成都、重庆和昆明分别占据第6、第9和第24名之后,直到第40位才出现了下一个西南城市——贵阳,再下一名就是第70位的绵阳;华中地区,第15名的郑州之后排名最高的是第66名的洛阳;华北地区,在第14名的天津之后,直到第41名才出现了同区域的石家庄。

  看得出来,城市群是区域青和力发展的缩影,各城市群间也存在明显差距。基于现状,对于年轻人来说,长三角与粤港澳大湾区依旧是最理想的选择,这两个城市群集聚了最多的青年理想城。青和力发展指数排名前30的城市中,各城市群占领的席位数从高到低依次为:长三角城市群(8个)、粤港澳大湾区(6个)、长江中游城市群(3个)、京津冀城市群(2个)、成渝城市群(2个)、关中平原城市群(1个)、中原城市群(1个)。

  虽然关于城市群实力之间的对比有了结论,但更实际的“年轻人到底要去大都会还是小城市”的问题仍然没有结束。

  3。小城市的突围

  在任何与城市相关的话题中,大城市总是优先受到关注。无可否认,城市规模越大、经济发展程度越高,信息交流密度便越高,人们在物质和精神上的多样性需求也就更容易被满足。比如上一部分的分析结果也显示,城市青和力发展指数高低分布与区域经济水平的高低有一定的相关性。但《报告》发现,一些经济体量没那么大的中小城市也绝非单一和无趣的,它们分别与不同层次需求的年轻人达成了关于生活的共识。

  比如,厦门、昆明、沈阳、珠海等城市的青和力表现在较大程度上超出了经济体量的站位进入前30名。除了这些城市,海口、银川、呼和浩特、兰州、桂林、绵阳、汕头等中小型城市,也在有限的经济体量基础上,表现出超越经济体量的活力。这些城市的青和力发展指数排名与GDP排名体现出的较大差距,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当地将经济发展转化为城市活力的效率高低。

  而在昆明、沈阳和厦门这些行政等级较高的城市外,青和力百城名单中也涌现出了一些极具竞争力的地级市。《报告》发现,绍兴、嘉兴、镇江、惠州、台州等城市工作机会含金量指标较高,单项指标排名甚至与南京、武汉、成都等省会城市位于同一水平。尽管这些城市规模不大、经济产业规模有限,不能给年轻人提供一线城市般丰富的工作机会,但它们保证了现有工作机会的较高性价比。

  部分中小城市不光在收入上不乏亮点,居住、购物体验指数之高也出人意料。比如,佛山、嘉兴和宁波的人均购物中心建筑面积占地比甚至要高于上海,这说明由商业集聚构建的活力街区不仅仅是大城市的专利。除此之外,东莞的便民购物规模指数超过广州、深圳、上海等城市,位列全国第一,这种来自于生活品质的保证,也让一部分年轻人看到了小城市的魅力。

  城市氛围方面,追求自律与成长的年轻人在一些小城市也能找到归属和志同道合的伙伴。在自我成长氛围这一单项指标上,小城市的人群规模虽然不大,但是表现出了更强的上进心。

  数据显示,知识付费人均购课数量最多的都是所谓的“小城市”,前三位分别来自江西的上饶和来自广东的茂名、揭阳。除了对学习技能提升的注重,小城居民还具有较高的知识好奇心,比如两广地区的小城市在线上学习与阅读上投入了大量时间。运动方面也呈现出类似的结果。尽管一线城市在场馆设施规模上具有强大的优势,但小城市的运动热情更甚,四线城市人均每周运动次数甚至超过一线城市。

  这些数字其实都在说明一个问题:虽然经济体量与城市青和力发展指数在一定程度上挂钩,但后者并非是一个单向的衡量指标。小城市也有自己的迷人之处。

  4。结语

  本次《报告》分为上篇、中篇和下篇,除了上篇对青和力百城榜单的解读之外,还在中篇详细分析了各项指标如何帮助城市满足年轻人不同层次需求。在《报告》下篇,更有年轻人的双城记、具体城市的特色分析等更深入的内容。在这些基础上,DT财经还对具有相似特征的城市进行了聚类,便于匹配不同需求的年轻人。

  100座城市被分为6个大类,分别被命名为超级青年理想城、优质青年理想城、进击青年理想城、新锐青年理想城、潜力青年理想城和佛系青年理想城。北上广深4座一线城市以无可争议的优势入选超级青年理想城,而进入优质理想城行列的6座城市是一线之外最值得年轻人关注的城市;新锐青年理想城则纳入了更多非明星的中小型潜力城市。

  那些因特征相似而被归入同一类的城市,青和力发展指数得分一般也位于同一区间,这表明,当城市发展至某个阶段,才会表现出某些特定的轮廓;年轻人喜欢不同特色的城市,也可以理解对城市不同发展阶段的偏爱。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责任编辑:DF5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