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热点 >
地摊四人组的故事
时间:2020-04-19 12:26 浏览次数:
我见过爱新觉罗的后人英气朗朗的买下了复刻的清末老照片,他说他只是为了一份情怀,并跟我们讲述恭亲王的故事,我听得可比《清宫秘史》还起劲呢。见过八十多岁老人买下仿造的青铜酒桷,然后高谈阔论的品评商周青铜器。我也听过盗墓者讲述用探测仪寻找古墓,然后把挖出来的原封大钱罐子论斤卖了的故事……
我熟知地摊四人组的事迹:
“中分张”在范屯十块钱收了一枚天聪通宝。
“歪嘴马”在平顶堡收了天工开物清代手抄本。
“铁拐李”在李千户收了掐丝珐琅盘。
“胡子刘”在调兵山收了一枚和田玉扳指。
我和胡子刘关系最好,他总是戴着一顶黑色运动帽,无论在什么状况下总是一副温和的微笑模样,他话最少,但是身上有功夫,他告诉我,古董行,买了赝品别叫屈,卖了赝品不犯法。
在那一年之中我玩的不亦乐乎,而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也是最精彩的一幕,就是那次“牵驴”……
热闹的龙山早市,一个小个子抱着三本集邮册,讲述自己的辛酸:“路过的各位,都停一下脚步,有喜欢集邮的朋友来看看,家父病重,急需用钱,这是我收藏多年的集邮册,现在拿来救急,低价出给有缘人,三册是一样的,不单独卖,打包300元!有龙票,民国票,十二生肖票,亚运会,世界杯,孙中山先生限量票都有,大家看一看。”说罢,有几个爱看热闹的人就凑了过去。
围观的人指指点点,交头接耳,其中也不乏懂行的人议论真伪。一个高个子看起来憨厚耿直,挤到小个子面前拿过一本随手翻了几页,不料竟赞叹不止:“这么稀有的票都有!”啧啧:“这张就得值一百呀!”啧啧:“这也太值了!”啧啧,说着,他毫不犹豫地掏出了一百块钱递给了小个子,小个子没有接钱,却拿回邮册,护着宝贝似的抱在怀里,并侧身说道:“一本不卖,三本打包一起出。”
大个子不乐意了:“这是什么规矩!一本一本卖不也是一样吗?”围拢的人也赞同的应和着。
小个子不以为然,瞪眼道:“我这三本可值钱了,就出给有缘人,要出就一起出,不啰嗦。”大个子有些急了,气得在原地直跺脚。
这时一个极具亲和力的大姐出现了,她微笑着拿过集邮册,也翻看起来,一张平静的脸上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然而只翻了两页,她便渐渐的露出了喜悦的神情,最后她惊喜地用手指点着一张邮票,竟一时说不出话来,显然是如获至宝的模样,如此情景,让不断聚集的众人把圈子围拢的更紧凑了,她激动地对小个子说道:“单出姐一本吧,这张票我找很久了。”小个子很坚定的摇了摇头:“姐,真不单卖。”大姐一皱眉,苦笑道:“你也太犟了。”小个子不以为然,依旧是接过邮册抱在怀里,生怕周围的人抢了他似的。

看着他这么坚持自己的原则,大姐没办法,无奈道“这样行不,我现在只有一百二,都给你,单出我一本!”围拢的人也跟着劝道:“别犟了,卖她一本吧!单出还能多卖点呢!”一人发声,好几个人便一起哄着劝。
小个子抱着邮册,向后退着,显然是怵了眼前阵势,可嘴里依然是一犟到底:“不卖。”
大个子一看,有些气不过了,向前两步吼道:“你这人也忒犟了,我…我回家取钱行不?你等我。”他显然是喜欢极了这邮册。
小个子下意识的退了两步并冷笑道:“等你回来我肯定卖出去了,我可不等你啊。”
大个子气坏了,骂道“嘿,你可真行啊,你等我这就凑。”
说着,他找到大姐,用旁人都能听到的音量说着悄悄话,大概的意思是再找一个人,三个人凑钱,买了之后三个人一人一本。
听到这主意的人不在少数,其中不乏跃跃欲试之人,当时的我也是看的热血沸腾啊,看着别人马上就要抢先下手,我这个急呀!俗话说,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嘛!
我捅了捅老油条“胡子刘”,恳求道“叔,快借我点钱,我去和他们凑个数,弄一本。”
胡子刘依旧是微笑着“我不借你。”
对于他的“袖手旁观”,当时我是气得不行。 (责任编辑:天涯)